行业新闻-西安市临潼区燃气有限责任公司|临潼燃气|西安燃气|燃气公司
在线客服

西安市临潼区燃气有限责任公司

公司地址:西安市临潼区渭北工业园区

联系电话:029-81363988

传真号码:029-81363988

电子邮箱:

行业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天然气比煤炭贵是个大问题

发布日期:2015-05-18点击次数:978次

分享到:

  美国的天然气比煤炭便宜,中国的天然气比煤炭贵得多。美国的煤炭使用并不多,页岩气革命之后,低价的天然气替代煤炭进展得很顺利。有调研数据显示,北美天然气价格仅为每百万英热单位4美元,相当于人民币0.6元/立方米,而中国的天然气价格在3元/立方米左右,几乎是美国的5倍。


  近年来,煤炭石油的价格大跌,跌幅分别达到1/3和50%,与油价挂钩的天然气价格顺势走低,按照下跌后的价格计算,中国的天然气价格还是比煤炭贵3-4倍。一般情况下,1立方米天然气的价格可以购买2-2.5千瓦时电力,但我国气价高、电价低,1立方米天然气的价格相当于5-6千瓦时居民生活用电价格。在这种情况下,天然气发电的价格为燃煤发电价格的2倍左右(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在0.8元/千瓦时左右,燃煤电厂污染物排放达到天然气发电水平时,电价约为0.4元/千瓦时左右)。天然气的高价限制了其需求,按照有关单位的预测,我国2020年的天然气供应可达4800亿立方米,但需求只能达到3000-3600亿立方米。


  电价和气价本身,以及两者相对价格能否合理化,将直接影响很多事情:国内天然气的规模有效开发、成本更高的非常规天然气的开发、天然气代煤代油的顺利进行,最终影响到能否成功提高天然气在我国能源结构中的比例,以解决、改善生态环境问题。换言之,天然气与煤炭、电力的相对价格关系,是我国当前能源革命中的大问题之一。


  中国的天然气最初用于解决民用气需求,但民用天然气饱和之后,需转向天然气化工和发电,如果天然气价格比煤炭高数倍,天然气代煤就有困难。业界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两个办法,一是提高电价,二是提高补贴。对于天然气发电来说,所谓的政府补贴,实际上是在电价中加价,再由政府来发放补贴,所以并不存在政府有没有补贴能力的问题。


  现在大家都希望解决电力、煤炭和天然气的相对价格问题,一种意见是煤炭便宜、燃煤发电比天然气发电便宜是错误的,在经济学上并不合理,这些成本都应以各种税费的形式,或以进行清洁化处理的方式加到燃煤发电的成本中去,这样气电就会比煤电便宜。事实是中国的煤电早就在提高清洁化,中国的脱硫、脱销、除尘已超过美国,走在世界前列。


  目前中国煤电正在进一步清洁化,并被冠以“超低排放”。中国的煤电可以比气电还要清洁,煤电的超低排放总共只增加3-5分钱/千瓦时的成本,把清洁化的全部税费加进去,火电的成本也不过0.4元/千瓦时,还是比气电便宜得多。


  长期以来的固化观念认为煤电肮脏,总认为煤电的清洁化处理耗资巨大,但实践已证明,煤电可以同其他清洁能源发电一样,成为“绿电”,煤电同时还具备质量高、成本低、上网电价便宜的优势。中国的煤电承担着最繁重的任务——维持电网调峰、调频、调压和备用的任务,扛起了中国电网安全供电的重任。


 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推动能源供给革命,建立多元化供应体系时,首先提出要大力推进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。


  中国的电价已经承担了多种高税费:煤电清洁化处理的全部费用、新能源电力的各种补贴、水电站和水利工程的移民扶持及水库维护基金、农村电网投资的还本付息,同时还要负担居民生活用电、农业生产用电等政策性低电价的交叉补贴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的煤电还是比气电低,这就不能再要求调高电价了。


  另一种意见是,煤电比气电便宜在经济学上是合理的,关键是要降低天然气价格。我们能不能学学美国,把天然气价格降下来?美国的常规天然气价格原本就低,后来搞了成本高的页岩气,还是维持了天然气的低价。有专家说,美国页岩气生产商赔钱低价出售天然气,准备从天然气出口赚钱;也有专家说,页岩气不赚钱,而是从与天然气共产的页岩油、乙烷、丙烷中赚钱,最后页岩气生产商还是赚钱的。


  那么美国天然气、页岩气生产商为什么要让天然气维持低价?按美国的说法,这是市场的力量,美国完成了石油、天然气对煤炭的替代,现在煤炭90%以上用于燃煤发电,天然气多了就要设法代煤,天然气代煤的唯一出路是用气电替代煤电,天然气价格高于煤炭,气电代煤电就难以进行,天然气价格低,就能顺利实现天然气代煤。当前我国天然气产业的利润很高,但七八成的煤企却在亏损,可否像美国那样降低天然气价格?


  综上所述,要解决煤炭、电力和天然气的相对价格不合理,可以有4种办法,一是提高电价;二是对使用天然气的用户给予补贴;三是降低天然气价格,不再采用净回值法,而是依靠市场竞争,根据市场供求定价;四是调高煤炭价格和降低气价并举,使煤炭、电力和天然气之间的相对价格处于合理水平。


  根据上述分析,头两种办法是不可行的,可能最好的办法是提高煤价和降低天然气价格并举,这样既能解决煤炭企业的亏损问题,又可使天然气行业的利润处于合理水平,推动天然气代煤持续进行,最终优化国内能源结构。